<tt id="cyokg"><sup id="cyokg"></sup></tt>
  • <menu id="cyokg"></menu>
  • 首頁 > 資訊 > 評論

    我的VC朋友去搞農業了

    2022/09/23 17:46      投資界 高歡歡 楊文靜  


      再次聯系起李昂,他已經離開北京,離開了VC圈。

      “3月初我就到了廣西,加入了一家創業公司,做農業的。”電話那頭,李昂聊起了這半年的經歷,難掩興奮。一年前,他還在北京一家知名投資機構擔任高管,負責消費賽道,圈中小有名氣。

      他闖入農業賽道更多是偶然。去年底,新消費投資開始呈現熄火狀態,李昂帶著團隊開始梳理起農業消費項目。彼時,他原本是去盡調一個將要出手投資的項目,出差到南寧,最后被創始人的農業情懷和愿景撩得心血澎湃。沒考慮多久就被“策反”,他選擇加入這個團隊。“不知道是不是賊船,目前來看還挺好的”,李昂笑著說。

      “最近幾個月,紅杉團隊在看農業科技。”同樣在去年底,一位LP曾跟投資界感嘆。曾幾何時,中國農村被視為創投荒漠,但如今,這里開始出現越來越多投資人的身影。

      從北京到廣西

      我從VC變成一位農業創業者

      從VC到農業賽道的創業者,一晃半年過去。

      李昂的老東家位于北京CBD的核心地帶,國內一大半知名風投都聚集于此,以往上班都是西裝革履,大部分時間泡在無盡的PPT和盡調中。當年碩士畢業后就進入了這家知名基金,一干就是四年,最初看了一些互聯網項目,從2019年開始轉而關注消費,投了幾個明星項目。

      “我離開VC行業,并不是因為消費賽道遇冷。”李昂強調,當初選擇創業更多是一個機緣——一年前,他開始梳理農業消費賽道,第一次了解到塊根植物領域。他個人原本就十分喜歡植物,拜訪了一大群創始人后,機緣巧合認識了目前這家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兜兜轉轉,李昂決定加入,成為團隊核心成員。

      現在,李昂的大部分時間是和團隊待在樓下的試驗田里。“我們在廣西南寧的一棟辦公寫字樓里,一樓是辦公室,二樓是宿舍,樓下就是租來的幾百畝的試驗田,其實還是蠻有成就感的。”當然,他也要花時間到廣西、廣東下面市縣跑跑供應商,找找新產品,公司在當地農村也有一些種植基地,聘請了不少當地農民幫忙打理。

      截至目前,成立不久的公司團隊成員60多人,主要是研發人員,產品主要銷售渠道是淘寶,不投流、不買量,依靠純自然增長,已經做到了淘寶該類目的第一名,抖音、小紅書和快手也在慢慢發力。

      不久前,他們這個項目拿到了一家頭部VC的一筆早期投資,尚未公開。“其實我們現金流很好,一直都是盈利的,并不需要資本進來,但因為是朋友,才答應了這筆幾百萬的融資。”李昂強調,目前不需要融資,也不想實名宣傳,還是想把模式跑得更順利,業務更成熟再說。

      “看消費項目那幾年,我們見過太多不錯的項目因為早早接受融資而導致動作變形,甚至到了后面一直被資本推著走,結果可想而知。雖然我們的方向還是偏消費,但農業賽道講究‘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我們還是希望一步步來。”

      李昂開玩笑說,現在每天上班就像過著“田園生活”,做的就是自己喜歡的事情,不用焦慮是否能不能IPO,也沒有所謂的退出套現壓力。

      VC/PE下鄉

      到田間地頭里找項目

      李昂并非個例,F在,越來越多投資人出現在田間地頭。

      背后是農業賽道火了。數據顯示,2019-2021年中國農業領域共發生489起投資事件,對應投資規模分別為302.6億元、324.7億元、364億元,投資規模整體呈上升趨勢。

      在VC朋友的聊天中,大家頻頻提起一個典型農業項目——愛科農。成立于2016年,愛科農是國內首家智慧種植決策服務商,創始人兼CEO郭建明曾是中國農業大學的博士,從“做一個中國農業市場的數字化工具”的想法開始,郭建明四處傳播數字化農業工具的概念,靠著規模種植戶和農資經銷商,愛科農逐漸成長壯大。

      今年6月,愛科農宣布同步完成A輪、A+輪兩輪共計過億元人民幣融資。其中,A輪由源碼資本領投,A+輪由IDG資本和高瓴創投聯合領投,線性資本、食芯資本兩輪均參與跟投。8月,愛科農發生工商變更,新增股東深圳市騰訊產業創投有限公司,換言之,騰訊也投了。

      去年底,一位LP曾跟投資界感嘆,紅杉團隊密集看起了農業科技項目。據悉,紅杉中國、IDG資本、高瓴、源碼資本、國投創益以及祥峰投資、熊貓資本等VC/PE機構,已經在農業大數據、無人農機、生物育種等賽道廣泛布局。

      今年2月, 海淀創業園在孵企業中科原動力宣布完成數千萬A+輪融資,由CCV創世伙伴資本領投,老股東祥峰投資、德聯資本跟投。中科原動力依托中科院微電子所,擁有自動駕駛與機器人技術體系,形成了面向農田耕作全流程的無人化作業核心技術。此前,中科原動力曾于2021年6月獲得A輪融資,不到一年時間兩輪融資總金額過億。

      同月,IDG資本接連投了果蔬新品種培育服務商中農美蔬、高科技作物育種企業邁澤裕豐的天使輪融資。成立不到一年,邁澤裕豐目前已經組建了育種團隊、測試團隊、運營團隊、生物技術信息團隊等多個團隊;而中農美蔬的科研團隊80%以上為碩士、博士,目前已啟動四個種植推廣項目,下一輪融資計劃將在半年到一年左右啟動。

      農業與科技的結合也成為投資主流。此前,農業無人機公司極飛科技在2021年3月拿下高瓴創投超3億人民幣的C++輪融資。這是對一年前投資的追加,2020年11月,極飛科技曾獲得百度資本、軟銀愿景基金、創新工場等機構共計12億元人民幣的融資,一舉刷新中國農業科技領域商業融資最高紀錄。極飛科技掌舵人彭斌早年曾在微軟任職,2013年一次偶然的調研,彭斌發現了農業無人機賽道,最終在田間地頭做出一只百億獨角獸。

      此外,農業綜合服務提供商隆平生物曾在去年8月拿下紅杉中國的B++輪投資;智能農機設備研發商千木知微、智能農機研發制造商中科原動力也均在不到一年時間里完成兩輪融資,前者獲得金沙江創投、真格基金的投資,后者吸引創世伙伴資本CCV、祥峰投資中國基金、德聯資本等的入局。

      除了VC/PE外,互聯網大廠也出現在農業賽道上。2022年3月,農業科技公司Future Crops在騰訊牽頭的一輪融資中籌集了一筆未公開的資金。這是一家以色列-荷蘭的合資企業,總部位于荷蘭,其垂直農業技術使用特有的類似土壤的基質來更好地模擬自然環境。值得一提的是,這是騰訊首次披露對垂直農業初創公司的投資。

      此外,小米集團也參與了上述農業項目農田管家的投資,智能硬件農業公司“花花草草”也曾獲得過小米的天使輪投資;百度則在智慧農業領域投資過麥飛科技,以及智慧養豬解決方案提供商佳沃天河。

      “農業是民生之本”,越來越多VC/PE涌入這條以往并不性感的賽道。

      農業,跟芯片一樣緊迫的超級賽道

      曾幾何時,中國VC對于農業項目避而不及。一位VC大佬曾在公開場合直言不投農業,“如果農業有錢賺,那為什么還會有農民工?”長期以來,農業因為周期長、見效慢、風險高,資本鮮有進入。

      直至“鄉村振興”的戰略提出以后,國家又出臺了一系列三農政策,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資源。這是投資農業的基礎設施——有了國家的政策和財政支持,投資機構進入行業的風險降低了很多,意愿才體現出來。但最根本的是,農業發展是國計民生的基礎,向來擁有廣闊的市場,中國農業現代化前景光明。

      用投資人的話來說,“中國農業還在初始階段,這是一條跟芯片一樣著急的卡脖子賽道”。

      “農業產業鏈很長,最上游是種業、農藥、化肥等農業科技;中游是農業生產,就是種植養殖;下游就是農產品加工而成消費品。”國投創益投資團隊負責人馮越曾介紹說:“中國是一個以農為本、地少人多的國家,簡單復制西方國家通過資本投入快速推進農業生產工業化的路并不符合中國的實際,相對分散的農業業態反而是我國社會穩定的壓艙石和穩定器。”

      那么,VC在農業上到底投什么?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種業——如果說芯片關系到制造業安全,那么種子則關系到糧食安全。在投資人看來,種業就是農業科技的塔尖和核心。

      202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全文正式發布。文件提出加強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在事關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的基礎核心領域,制定實施戰略性科學計劃和科學工程。瞄準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腦科學、生物育種、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國家重大科技項目。其中,生物育種位列八大核心攻關技術。

      此外,與硬科技大方向的投資邏輯一脈相承的農業科技化、生物技術也成為VC們下注的方向。IDG資本合伙人過以宏曾表示,智慧農業是大勢所趨。隨著土地集約化發展,AI與IoT技術在農業領域的持續落地,以及新一代農人的興起,智慧農業已經具備了發展的土壤。農作物數字模型對實際種植效果增益顯著,海外已經跑出了頭部數字化農業公司。

      此前高瓴創投方面也曾分享,作為覆蓋農業、環境、氣候、大數據等多領域的交叉學科,農業數字化的壁壘極高,需要有綜合研究能力的團隊多年積累與深耕,在獲取全面、扎實、可靠的農業數據基礎上,根據實際情況不斷調整與迭代模型。比如小麥、玉米、水稻種植等的數字化模型開發和推廣落地,就大幅提高了農業生產中的產能以及確定性。

      毫無疑問,農業是一條隱隱爆發的超級賽道。但現實也擺在眼前——農業產業周期長,而且由于受到自然和氣候的影響,風險比一般行業要大一些。再加上,我國幅員遼闊,農業企業未必能夠輕易形成并推廣統一的商業模式。

      “這里給財務性投資機構提個醒,進入農業賽道一定要保持足夠的耐心,以往的互聯網打法用到農業項目上難以奏效。”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資人坦言,唯有長期主義者,才能把它從一個慢生意變成一個好生意。

      榜單收錄、高管收錄、融資收錄、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citmt.cn(把#換成@)。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日本学生XXXXX泡妞
    <tt id="cyokg"><sup id="cyokg"></sup></tt>
  • <menu id="cyokg"></menu>